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法音宣流

《楞严经》漫谈 【曾琦云】

来源:中国佛教印经网 日期:2017-09-30 点击:

  《楞严经》漫谈
    
  前面两章我们详细地介绍了中国禅宗的修行方法,强调了禅修中渐修的作用,为神秀的历史地位作了新的评价,同时也推荐了慧能南宗石头禅法,因为石头禅居于中道,既有慧能的特点,又调和了诸家,对于禅修来说有指导性的意义。这一章我们来学习佛门中一部最重要的经典《楞严经》,因为这部经典既是禅宗所推崇的,也是净宗所推崇的,同时它也是秘密部经典,所以它是当前最流行的禅、净、密三宗的宝典,是三宗都推崇的修行宝典,我们有必要了解和研究它。
  
  一、《楞严经》的地位和价值
  
  《楞严经》是佛教秘密部经典,在佛教史上具有很高的地位,其价值是历代高僧大德所公认的。自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以来,《楞严经》注解的书不胜枚举,备受各宗的推崇。《楞严经》注本旧传百余,现行四十余家,大部分属于贤首宗、天台宗和禅宗三大家。近代净土宗印光大师又将经中“大势至念佛圆通章”选出,与净土四经,合编为净土五经,更使《楞严经》与信众极广的净宗修行人接近。同行对于修行禅定来说,《楞严经》也指明了修行方向,所以《楞严经》也成为禅宗的宝典。
  
  憨山大师是明代四大高僧之一,他说:“不读《法华》,不知如来救世之苦心;不读《楞严》,不知修心迷悟之关键。”一生非常重视《楞严经》。明万历11年春(1583年),他隐居于东海牢山,禅坐之余散步,忽见湛蓝的大海,澄彻的夜空,洞然一大光明藏,了无一物,即作偈一首:“海湛空澄雪月光,此中圣凡绝行藏。金光眼突空华落,大地都归寂灭场。”回静室后,见案上《楞严经》,急展印证,当念至“汝心汝身,外及山河大地,咸是妙明真心中物”,全经之境,顿时了然心目,便振笔疾书,片刻之间便把心中所证全写出来,取名为《楞严悬镜》。写完一见蜡烛才燃半支,即叫维那进屋念了一遍,听着听着,恍如梦中,犹入禅定。憨山大师《梦游集》记载了这次开悟经过及他对《楞严经》的高度评价。
  
  古代高僧大德称赞《楞严经》,不一一列举。再说中国当代禅宗泰斗虚云和尚,一生横跨清朝、民国、新中国三个时代,年高121岁,他的开示无处不提及《楞严经》。他说:“现在正是末法末法时代,你到哪里访善知识?不如熟读一部《楞严经》,修行就有把握,就能保绥哀救,消息邪缘,令其身心,入佛知见,从此成就,不遭歧路。”他谆谆告诫:“无论老少,常读《楞严》,此经是你随身善知识,时闻世尊说法,就和阿难作同参。”(《虚云和尚开示录》“云居山方便开示”六月初二开示)。
  
  当代高僧大德,为了使《楞严经》福泽众生,又写了许多新注本,使古经更能与今人接近。如太虚大师有《大佛顶首楞严经摄论》、《楞严大意》、《如来藏心迷悟图》、《大佛顶首楞严经研究》。圆瑛法师毕生精研《楞严》,于上海圆明讲堂创立“楞严专宗学院”,作有《楞严经讲义》。
  
  二、《楞严经》是诸佛秘密心印
  
  明朝高僧憨山大师说:“首楞严者,诸佛如来大总持门,秘密心印。”(《梦游集》卷十九)印光大师说:“《大佛顶首楞严经》者,乃三世诸佛圆满菩提之密因,一切菩萨趣向觉道之妙行。”(《大佛顶首楞严经楷书以供众读诵序》)因此,历史上把楞严经纳入秘密部经典。
  
  一般来说,把我们汉地佛教叫做显教,藏传佛教叫做密教。实际,显教中一样有密教,密教的修行也要先显后密。我说显教中有密教,例如禅宗的顿悟能没有秘密吗?以心印心,外人怎么能够知道?所以禅宗才是不立文字,教外别传。再说流传最广的净土宗也是大秘密,阿弥陀佛就是咒,就是秘密。我国佛法今天主要有三大宗,即密宗、禅宗、净土宗,中国汉地佛教有八宗(律宗、华严宗、天台宗、三论宗、法相宗、真言宗、禅宗、净土宗),不管是今天是三宗,还是过去的八宗,都有秘密。因为佛之身口意三密,凡夫不可测度,不可思议,故称为密。一旦身口意三密相印,即得身口意三业清净,妄心不起,万法归一,心如止水,圆融自在,即达三摩地境界,也即即身成佛。
  
  《楞严经》全名为《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》,“密因”即是整个宇宙生命的真相,因众生不悟而成为密。此经由中印度高僧般剌密帝于灌顶部诵出(见《宋高僧传》卷第三),故属于秘密部经典。但密并非佛保密而不外传,因凡夫处于相对的时空境界,故要讲述绝对的本体也难以用世间言语解释。佛说:“愚者不解,故名为密;智者了达,即不名密。”虽然其义高深莫测,但只要真修实证,不停留在理论上,那就能了解佛说真实之义。
  
  属于秘密部的楞严经,在藏文大藏经中也有。它是属于四续部中的事部续经,其中包括白伞盖佛顶、无垢佛顶、胜利佛顶等事部密法。在藏文《甘珠尔》中有由汉译藏的《大佛顶首楞严经》第十品以及《魔鬼第九》两本,实即此经的第九、第十两卷,经末不注译人及译经时代,但其为西藏前弘期,约当唐代的译品无疑,因为西藏的卢梅(十世纪间)曾怀疑此经非佛说而布顿(十四世纪间)则深为置信。很可能此经在唐时曾全部译藏而经朗达玛王灭法,遂至残缺,沦为二帙。嗣后在清高宗乾隆十七年至二十八年间又由章嘉呼图克图主持,由衮波却将全经重译成藏文,并刊成汉、满、藏、蒙四体合璧的《首楞严经》全帙。
  
  《楞严经》曾经存在真伪的争辩,我认为不是伪造,因为它所说的法符合佛法。说《楞严经》是伪经,影响最大是支那内学院出版的《楞严百伪》。作者吕澄,标新立异,一生着述甚丰,在学术界甚有名气。当然,把《楞严经》说成伪经,并不是从吕澄开始的,与吕澄渊源极深的民国年间某“佛学大师”,不仅妄称《楞严》、《起信》是伪,并且痛斥台、贤两宗祖师,把中国佛教说得一团漆黑。印光大师予以痛斥:“某某乃大我慢魔,借弘法之名,以求名利。其以《楞严》、《起信》为伪造者,乃欲迷无知无识之士大夫,以冀奉己为法王也。其人借通相宗以傲慢古今。凡台贤古德所说,与彼魔见不合,则斥云放屁。而一般聪明人,以彼通相宗,群奉之为善知识。相宗以二无我为主,彼唯怀一我见,绝无相宗无我气氛。”(《印光大师文钞三编》卷四“复李观丹居士书”)在此之前,说《楞严》是伪,还有梁启超。梁是名人,故说话有权威。梁很称赞佛法,但他对楞严的看法是不正确的。继续追究《楞严》为伪之说,则源于日本。在日本真正的佛法已变了质,佛法作为一门学问而成为佛学。此乃末法众生投机取巧,以扩声望,不去求证,乱加考证,以显示自己高明,疑古之风于是而兴。
  
  三、《楞严经》的内容
  
  《楞严经》第一卷叙阿难出外乞食,被摩登伽女用幻术摄入淫席,将毁戒体。如来放光,并勒文殊师利以神咒往护,遂将阿难及摩登伽女来归佛所。阿难见佛,顶礼悲泣,悔恨自己一向多闻,道力未全,因而启请宣说十方如来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禅那最初方便。佛告以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,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,有诸妄想故有轮转。又告以有三摩提,“大佛顶首楞严王、具足万行、十方如来、一门超出妙庄严路”,能破客尘烦恼,以显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等等。
  
  第二卷因波斯匿王之问,显示真性圆明无生无灭本来常住之理。并说一切众生轮回世间由二颠倒分别妄见,随业轮转。这两种妄见是:(1)众生别业妄见,(2)众生同分妄见。应当抉择真妄,而明五阴身心不有,世界本空,破我法二执,显本觉真如,显示五阴本如来藏妙真如性。
  
  第三卷佛对阿难陀就六入、十二处、十八界、七大等一一说明本如来藏妙真如性。
  
  第四卷因富楼那之问,显示世间一切根尘阴处等皆如来藏清净本然,但以三种相续:即世界相续、众生相续、业果相续,诸有为相循业迁流,妄因妄果其体本真。真智真断不重起妄,是故如来证真故无妄。四大本性周遍法界,妄心歇即菩提,不从人得等。
  
  第五卷憍陈如五比丘,优波尼沙陀、香严童子、药王药上二法王子、跋陀婆罗等十六开士、摩诃迦叶及紫金光比丘尼等,阿那律陀、周利盘特迦、骄梵钵提、毕陵伽婆蹉、须菩提、舍利弗、普贤菩萨、孙陀罗难陀、富楼那弥多罗尼子、优波离、大目犍连、乌刍瑟摩、持地菩萨、月光童子、琉璃右王子、虚空藏菩萨、弥勒菩萨、大势至菩萨等,各各自说最初得道的方便以显圆通。
  
  第六卷最后观世音菩萨说耳根圆通,以闻熏闻修金刚三昧无作妙力,成三十二应,入诸国土。获十四种无畏功德,又能善获四不思议无作妙德。文殊师利以偈赞叹。佛更为说四种律仪(淫、杀、盗、妄),令离禅魔。
  
  第七卷佛说四三九句大佛顶陀罗尼。此即《大白伞盖佛顶陀罗尼经》。并说安立坛场法则及持诵功德。次因阿难请问修行位次,佛先为说十二类众生(胎、卵、湿、化、有色、无色、有想、无想、非有色、非无色、非有想、非无想)颠倒之相。
  
  第八卷说明三摩提三种渐次。次明五十七位︰干慧地、十信、十住、十行、十回向、四加行、十地、等觉、妙觉。又因文殊问,示经五名,说明经的归趣。因阿难问,说地狱趣造十习因,受六交报,以及鬼、畜、人、仙、修罗、天等七趣,自业所感差别。
  
  第九卷说明三界二十五有之相。次明奢摩他中微细魔事,即五阴魔等。
  
  第十卷说五阴的行阴魔中十种外道(二无因论、四遍常论、四一分常论、四有边论、四种颠倒不死矫乱遍计虚论、立五阴中死后有相心颠倒论、立五阴中死后无相心颠倒论、立五阴中死后俱非心颠倒论、立五阴中死后断灭心颠倒论、立五阴中五现涅槃心颠倒论)。识阴魔中禅那现境十种魔事。次明五阴相中五种妄想等。
  
  四、参阿难遇难:不假修证,多闻无益
  
  《楞严经》从阿难误入淫室,险遭魔难谈起,其意微妙深远。阿难是禅宗第二祖,为佛宠弟,常随佛侧,多闻第一,可一遇摩登伽淫女,竟然丧失道力,此乃一大公案。据我参究,其意第一:不假修证,多闻无益。
  
  阿难为佛之宠弟,而恃娇怜,虽有多闻,却不能折伏娑毗罗邪咒。可见常住真心,不于多闻而得,三昧正定,不从多闻而来。正如阿难所说:“自我从佛发心出家,恃佛威神,常自思维,无劳我修,将谓如来惠我三昧。不知身心本不相代,失我本心。虽身出家,心不入道,譬如穷子,舍父逃逝。今日乃知,虽有多闻,若不修行,与不闻等。如人说食,终不能饱。”阿难现身说法,说明了真修实证的重要性。佛陀多次批评阿难:“汝虽强记,但益多闻,于奢摩他(止息妄念)微密观照,心犹未了。”奢摩他微密观照,必须在生活中实践,不由言语文字而得。
  
  佛教认为,佛学与学佛是两回事。佛学仅作为学问,无益于学佛实践。学佛是以佛陀为榜样,依教求证。佛经说,过去有位善星比丘,虽然诵得十八香象所驮的佛经,却无修证,不解真义,乱加评说,反成谤法,堕入恶道。古人说: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言语文字是妄念的组合,诸法实相离于文字相,言语文字仅是指明了诸法实相的道路,若停留于文字相上,则失世尊原旨。《楞严经》说:“如人以手指月示人,彼人因指,当应看月。若复观指,以为月体,此人岂唯亡失月轮,亦亡其指。”《楞伽经》对这一道理也作了深入的阐述,请参阅。
  
  佛教认为,离于文字相的诸法真谛,需要勤加修行才能证得。《楞严经》真伪之辨,也是浪费时间和精力的文字游戏。真假本无标准,仅是妄念的组合;无相之法,不落真假二边。虔诚精进,一心不乱,假法也可变成真法。史载,康藏边有一老妪,结蓬独居,三十余年,一心诵念六字大明咒,渐至心不杂乱,如入禅定。其计数之豆,能自动从一边跳到另一边。有一得道僧人从此路过,见茅蓬光芒四射,想屋内定有高人。入室,见老妪,问所修之法,答唯念六字(唵嘛呢叭咪吽)大明咒。念咒时把“吽”念成“牛”,僧人予以纠正。老妪顿觉三十余年,一念之差,功夫白费,非常后悔,即起分别心。当僧人出去后,见金光全收,忽然悟己错,再度入室,告老妪旧念未错,刚才乃考验你是否虔诚。出去后屋上又金光四射。虽有一念之错,但老妪不起妄想,暗合道妙,故同样可入三摩地。一旦发觉,心起分别,故又同凡夫。因此,为什么要去纠缠《楞严经》真伪之辩呢?若于自己修证有益,假咒也可变成真咒(何况《楞严经、咒》经过千余年来无数真修实证的大德高僧的反复验证,确认绝对是真经真咒,毋庸置疑!);若于自己修证无益,是真经又有何用呢?
  
  为了指示一条真修实证的捷径,《楞严经》建立了25种圆通法门。其中文殊菩萨特别推荐观音菩萨的耳根圆通法门,他提出“反闻闻自性”,就是离开声尘去寻找不生不灭的自性。语言文字有生有灭,而闻性本无生灭。《楞严经》以撞钟为喻,钟声响时,我名为闻,钟声不响时,我名为不闻。有声则闻,无声则不闻,那么此“不闻”又从何来?钟声仅仅是瞬间声波传递于耳,当不传于耳时,耳又有“不闻”,怎么可称耳无闻呢?即钟声有迁灭,而闻性是没有迁灭的。不管声音有无,耳的闻性是始终不变的。依此类推,外界作用于眼耳鼻舌身发生不同的变化,而其本性是不变的。起变化的是妄心,不起变化的即是常住真心。心随物转,即是众生;心能转物,即同如来。如来者,如如不动也。眼观形色内无有,耳听尘事心不动。这种境界,离于语言,不立文字,世间语言文字难以描述?
  
  “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”也是25种法门之一。因为《楞严经》是禅宗宝典,故特推荐观音耳根圆通法门,而念佛法门也是千经万论所指的殊胜法门。念佛一法与耳根圆通法门本不相违,念佛本为妄念,但此乃以毒攻毒,正好反闻闻自性。自性弥陀与西方弥陀互相契印,即入三摩地。我们所居的娑婆世界是从自性流出,唯心所现;西方极乐世界也是从自性流出,唯心所现。不同的是,娑婆世界从浊念流出,故成浊世;西方极乐世界是从净念流出,故成净土。懂得了这一道理,则知临终往生西方,在事实上实有其事,真实不虚;在道理上生而不生,即唯心净土。大千世界,唯心而造。以事废理,以理废事,都是谤法。永明禅师说∶“有禅无净土,十人九蹉跎,阴境忽现前,瞥尔随他去。无禅有净土,万修万人去,但得见弥陀,何愁不开悟?有禅有净土,犹如戴角虎,现世作人师,来生作佛祖。无禅无净土,铜床并铁柱,万劫与千生,没个人依怙。”因为净宗收机最广,所以永明禅师特予推荐。《楞严经》文殊菩萨说∶“归元性无二,方便有多门,圣性无不通,顺逆皆方便,初心入三昧,迟速不同论。”八万四千法门目标一致,但对初机来说,则快慢有所不同。
  
  不管是哪种法门,若不苦修,想坐享其成,不劳而获,是绝对没有的事。《楞伽经》说∶“然悉恭敬供养于我,而不善解知词句义趣。不分别名,不解自通。”虽然不解词句义趣,但能恭敬供养诸佛,求菩提之心不怠,不计较分别名字相,就一定能够不解而自通。倓虚大师(授天台法脉)有一同参刘文化,不解《楞严经》义,日夜于佛前叩拜求智慧,竟于一日读《楞严经》时,娑婆隐没,庄严佛土现前(见《影尘回忆录》)。因此,只要虔诚精进,痛思深义,就一定会境界现前,开悟成道。念佛也同样如此,“都摄六根,净念相继”,即入念佛三昧。
  
  随着时代的变更,修持方法也要不断赋予它新的内容。今天的生活节奏变快,没有古人那种闭关专修的条件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很多大师就提倡建立人间净土,修行人间佛教,提倡在生活中念佛,在念佛中生活,念佛与生活打成一片。如何使念佛与生活打成一片呢?那就是修大乘菩萨道。并非口在念佛即是学佛,行动上与佛相应,才是真正学佛。学佛即是学做人,太虚大师说人成则佛成。
  
  总之,佛法重行,不重说。故《楞严经》从阿难多闻第一,竟难免于魔难说起,大有深意可究,读者不可一眼瞥过。不假修证,多闻无益,必须认真体会。佛说得那么好,阿难听得那么多,但不从佛的教导去修证,则佛陀是佛陀,阿难是阿难。虽然阿难与佛是兄弟,也不免遇难。故阿难说∶“虽有多闻,若不修行,与不闻等。如人说食,终不能饱。”修行之法,贵在专一,持之以恒。25种圆通法门,法法相应,路路相通,由修证而入道,即入于如来第一义谛,修而无修,证而无证矣。
  
  但是,在这里要消除一种误解,并非我们不诵经不解经,就能觉悟如来第一义谛。阿难所在时代是正法时代,佛在世时,根本就不需要经书,因为他的弟子都证了果,有了神通,能够随时随刻领会佛陀的意思。他们不是把经书写在纸上,而是把经书写在心里。随着时代的发展,人类对外界的依赖越来越强。在这个时候,只有依照佛经所说的去做,才能找到真正的解脱之路。这就是印经的伟大意义所在,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慎重对待印经的原因。印经是为众生求解脱,如果印错了字,说错了话,那么奉法反而是坏法。我们怎能不慎重呢!
  
  五、参阿难遇难:淫心不除,尘不可出
  
  《楞严经》从阿难误入淫室,险遭魔难谈起,其意微妙深远。阿难是禅宗第二祖,为佛宠弟,常随佛侧,多闻第一,可一遇摩登伽淫女,竟然丧失道力,此乃一大公案。据我参究,其意第二:淫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
  
  《楞严经》从阿难遇摩登伽淫女,险遭魔难谈起,直指修心迷悟的关键,向迷者点破∶食色,性也;淫,生死之根也。这也是世尊在经中反复强调的第一清净明诲∶淫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实际上,全经委婉道来,几经曲折,全为破色淫二字。色者,心目为咎,故世尊先问阿难因何出家,阿难答见世尊相好(32相),爱慕而出家,然后就七处证心,八还辩见,使人明白生死流转,全在妄心作主,攀缘声色,心被物转,失去本有清净如来藏性。是故众生迷于声色,以贪爱为本,“汝爱我心,我怜汝色,以是因缘,常在缠缚。”所以,《楞严经》从色入手,就击中了病根的要害之处。
  
  阿难之祸由色而起,因为色是无始劫来贪爱所成。阿难英俊魁梧,使摩登伽女一见生爱,是因为摩登伽女与阿难久远劫来积习所致。世尊对阿难说∶“汝宿世与摩登伽,历劫因缘,恩爱习气,非是是一生及与一劫。”摩登伽女前五百世与阿难为夫妻,恩爱流转,不能解脱。故今生一见阿难,顿生爱慕,求母成就婚姻。母爱其女,即以邪咒迷惑阿难,摄入淫室,淫躬抚摸,将毁戒体。可见色淫积习,极难根除,是修道之大障,轮回之根本。当佛敕文殊以神咒救护阿难持归,摩登伽女尾追而来。佛问摩女∶“你要什么?”摩女答∶“我爱阿难!”佛问∶“你爱阿难何处?”答∶“我爱阿难一切,他的眼,他的耳,他的鼻,他的口,他的身。”佛说∶“阿难眼中有泪,耳中有垢,口中有涎,身中有屎尿,成夫妻便有浊漏,有浊漏便生子女,有子女便有死亡,有死亡便有痛苦,有何可爱呢?”摩女闻佛所说,恍然大悟,爱念顿消,证三果阿罗汉。可见色相本无可爱,转瞬即逝,可世人执着不放,被其迷惑。流转生死,不能解脱,此色淫之咎也!
  
  阿难虽为佛之宠弟,但他未出家之前,也迷于色爱,与娇妻相伴,终日不离。佛陀为度阿难,去其家乞食,饭钵交与阿难即跑向尼拘陀森林,阿难送出供养食物即追赶,至林中,佛即请舍利弗为阿难剃度出家,阿难大惊失色,但佛陀威严,不敢拒绝。阿难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出了家,心中却挂念爱妻。有一天散步,佛对阿难说∶“你说你的妻子美如天仙,我就让你看看天仙的样子吧!”随即以神力使阿难升上天宫,顿见仙女美丽非凡,非其妻可比。阿难问∶“你们这里的天子是谁?”仙女答∶“人间有位阿难,因随佛出家修道,以其功德死后将升于我们天宫,我们都是他的妃子。”阿难听后非常高兴,回人间后,立志修行,求生天上。佛知阿难仍为贪爱所迷,又以神力带他去地狱,场景恐怖,惨不忍睹,其中有一口油锅还空着,阿难问狱卒∶“谁来受刑?”答∶“人间有位阿难,随佛出家,修行生天,在天沉迷声色,天福享尽后,即入地狱,受此油锅煎熬。”阿难听后魂飞魄散,从此安心随佛修道,寻找解脱轮回之道。
  
  可见沉沦六道,色为根本,生因识有,灭从色除,这就是《楞严经》的奥义大旨,也是世尊再三强调的一个大问题。《佛说四十二章经》∶“爱欲甚于色,色之为欲,其大无外。”佛陀成道时,“天神献玉女于佛,欲坏佛意。佛言∶革囊草秽,尔来何为?去。吾不用!”色身不净,臭秽不堪。如果放不下这具臭皮囊,还要修饰打扮,则永无解脱之日。
  
  《楞严经》无处不提到色、淫的危害性,并指定为第一清净明诲。世尊对阿难说∶“若诸世界六道众生,其心不淫,则不随其生死相续。汝修三昧,本出尘劳,淫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纵有多智,禅定现前,如不断淫,必落魔道。上品魔王,中品魔民,下品魔女。彼等诸魔,亦有徒众,各各自谓,成无上道。我灭度后,末法之中,多此魔民,炽盛世间,广行贪淫,为善知识,令诸众生,落爱见坑,失菩提路。汝教世人,修三摩地,先断心淫,是名如来第一清净明诲。是故阿难,若不断淫,修禅定者,如蒸沙石,欲其成饭,经百千劫,只名热沙。何以故?此非饭本,沙石成故。汝以淫身,求佛妙果,纵得妙悟,皆是淫根,根本成淫,轮回三涂,必不能出。如来涅槃,何路修证?必使淫机,身心俱断,断性亦无,于佛菩提,斯可希冀。如我此说,名为佛说,不如此说即波旬说。”世尊又谆谆告诫∶“当观淫欲,犹如毒蛇,如见怨贼。”并举例说∶“如宝莲香比丘尼,持菩萨戒,私行淫欲,妄言淫非杀非偷,无有业报。发是语已,先于女根,生大猛火,后于节节,猛火燃烧,堕无间狱。”欲火烧身,苦海无边。世尊说∶“淫习交接,发于相磨,研磨不休,如是有大猛火光,于中发动。如人以手,自相摩触,暖相现前。二习相然,故有铁床铜柱诸事。是故十方一切如来,色目行淫,同名欲火,菩萨见欲,如避火坑。”因此,断淫之戒,世尊放在第一,可见其苦心之旨,《楞严经》从阿难入淫室说起也就一目了然了。
  
  六、参阿难遇难:阿难遇难,实为示范
  
  《楞严经》从阿难误入淫室,险遭魔难谈起,其意微妙深远。阿难是禅宗第二祖,为佛宠弟,常随佛侧,多闻第一,可一遇摩登伽淫女,竟然丧失道力,此乃一大公案。据我参究,其意第三:阿难遇难,实为示范。
  
  阿难受魔咒而迷,佛陀敕文殊持咒解难,将两人带到佛前。面见佛陀后,七处证心,八还辩见,阿难如醉如痴,不明常住真心之所在,佛陀步步紧逼,穷追不舍,使阿难无处安身。难道阿难作为佛的宠弟,常随佛侧,多见多闻,真的会答非所问,情同凡夫吗?他真的是“认迷倍人”①、“为可怜悯者”吗?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奥秘?
  
  读了《妙法莲华经》,我们就知道,阿难侍佛多闻,乃是无量劫来广修功德所致。他于无量劫来已护持供养一切诸佛出世,常常以佛之侍者护持一切法藏,结集流通一切经典。是故法华会上,世尊授记他于未来世中当得作佛,号山海慧自在王如来。当时会中新发意菩萨心中疑惑∶“我等尚不闻诸大菩萨得如是记,有何因缘而诸声闻得如是记?”世尊即告之∶“我与阿难,等于空王佛所,同时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,阿难常乐多闻,我常勤精进,是故我已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,而阿难护持我法,亦护将来诸佛法藏,教化成就诸菩萨众。其本愿如是,故获斯记。”尔时阿难即说偈言∶“世尊甚希有,令我忆过去,无量诸佛法,如今日所闻,我今无复疑,安住于佛道,方便为侍者,护持诸佛法。”因此,阿难于无量劫前与佛在空王佛所同时发愿,以各自愿力不同,佛则已成佛,阿难则方便为侍者,实则已安住于佛道,其中密意,唯佛与佛才能了知。例如地藏菩萨发愿“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;众生度尽,方证菩提。”所以至今仍为菩萨,而其功德早已齐于诸佛。同样,阿难也因其愿力,常随佛侧,护持法藏,至今仍为声闻。由此可知,《楞严经》阿难遇摩女之难,乃为众生示范而已,非其道力不足也。
  
  不仅阿难如此,摩登伽女也是如此。摩女已经供养过去无量劫佛,宿根深厚,否则何能与阿难结缘,并于佛前速证阿罗汉果。如果我们认为摩登伽是淫女,尚能解脱,那我们行淫(在家人指邪淫)也不要紧、只要念咒就能赦罪,那就完全错了。罗什法师说学我者病,不明佛陀应世之苦心,走入极端,就会误入歧途。摩女遇咒而解脱,既是她宿根深厚所致,又是以逆缘出现于世,向世人作修心迷悟之路标,于是才有这部《楞严经》。
  
  阿难遇难,实为示范,连专门与佛作对的提婆达多也是如此。提婆达多在生处处与佛作对,样样要比佛高一等,一些好高骛远的比丘跟随他学。他还暗害佛,五逆十恶的罪全犯了,故在生大地裂开而陷地狱。但是,在法华会上,佛说其过去还是佛的老师,身为仙人,为佛讲《妙法莲华经》。佛说偈言∶“我念过去劫,为求大法故,虽作世国王,不贪五欲乐,椎钟告四方,谁有大法者,若为我解说,身当为奴仆。时有阿私僧,来白于大王,我有微妙法,世间所希有,若能修行者,吾当为汝说。时王闻仙言,心生大喜悦,即便随仙人,供给于所须,采薪及果蓏,随时恭敬与。情存妙法故,身心无懈倦,普为诸众生,勤求于大法,亦不为己身,及与五欲乐。故为大国王,勤求获此法,遂至得成佛,今故为汝说。”于是佛赞叹提婆达多∶“由提婆达多善知识故,令我具足六波罗密,慈悲喜舍,三十二相,八十种好,紫磨金色,十力,四无所畏,四摄法,十八不共神通道,成等正觉,广度众生,皆因提婆达多善知识故。告诸四众,提婆达多,却后过无量劫,当得成佛,号曰天王如来。”明白了这一因缘,我们才知道提婆达多过去原来还是大善知识。他在释迦牟尼佛应世时,则专作逆缘,谤佛谤法,岂不正是“宁可自己下地狱,只为众生指正路”的典范吗?即佛即魔,烦恼即菩提。遇逆缘而不动心,为恶者不就成为了善知识吗?逆缘不就变成了助缘吗?故一切恶知识都是善知识。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。没有逆缘,何能成佛?提婆达多是逆缘,摩登伽女是逆缘。后人看经,难明佛旨。演戏者清清楚楚,看戏者以假作真。正是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。
  
  世尊出现于世,又何曾不是作梦中佛事,恍如演戏。世尊八相成道也是示范,他已于无量阿僧祗劫无数次出世于我娑婆世界,所度众生无量无边阿僧祗劫,他生而未生,灭而未灭(详见《妙法莲华经》如来寿量品)。那么如来如何出现于世呢?世界本空,一切如幻,何有可度?因有幻景,来医眼病,何能无度?如眼有翳(yì,眼角膜上所生障蔽视线的白斑),见空生花,花非实有,因翳而在。佛为医王,来医眼翳,翳病清除,故为度生。花本无有,故为无度,非度非无度也。佛应身入世,非真非假。他就仿佛作了一位大导演,阿难、摩登伽女、提婆达多等都是很好的演员。演习是真,戏则是假。是故阿难遇难,非真非假。魔从心造,妖由人兴,遇难是真,求证是假。心被物转,即是众生,心能转物,即同如来。回光返照,即在当下一念,众生如来,如掌翻覆。修而无修,证而无证。故阿难是禅宗心印第二祖。
  
  正是:
  
  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;
  
  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大藏经 | 结缘赠送 | 法像助印| 经书助印 | 在线抄经
@版权所有:佛教网
地址:河北省石家庄市中华南大街485号壹江国际1010室 邮编:050081
电话:15031158023 投诉监督信箱:912711600@qq.com
冀ICP备11019469号-8